首页 >  银行

贾康:制造业升级要打造法制化营商环境


第十一届、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。

  制造业始终处于经济体系的核心地位,是大国崛起的根基。9月17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考察调研时指出,中国必须搞实⊙体经济,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,自力更生是我们奋斗的基点。习近平强调,一定要把我国制造业搞上去,把实体经济搞上去,扎扎实实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。

  近日,工信部发布《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 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力推共享制造,提高共享制造模式认可度,成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щ驱动力量。

  新中国成立70年来,我国制造业实现了“由小到大”的转变,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,有力推动了国家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。当前,我国制造业正处于“由大变强”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阶段。┈┉

  此前不久曹德旺接受新京¤报独家采访讲述$《美国工厂》幕后故事,再度引发各界对中国制造业上的⿴关注。我国制造业发展还面临着哪些困境?我国制造业的出路在哪里?新京报记者专访了第十一届、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,在他看来,改革主线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解决制度供给的问题,破除“官本位”,打造高标准法制化营商环境。

  我▍国制造业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间段

  新京报:目前我国制造业发展状况↗,在世界上处♡于什么位置?

  贾康:首先我国的制造业已经有了“世界工厂”的名号,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结果。但同时,我国的制造业还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间一段,微笑曲线的左端右端都在外国人手里。因此,有人偏贬义☞地说,制造业中间这段做的是硬苦力,主要是做?贴牌加工。整个制造业水平来说是大而不强。

  按照工信部苗部长的公开表述,他认为制造业实力跟科技创新水平有密切的关系,因此按照制造业实力加科技≠创新水平,他认为制造强国分为第一阵营、第二阵营。

  我认为我们尚未跻身第二阵营,我们要通过不断的努力,跨过第二阵营的门槛。目前美∮国显然位列第一,是以硅谷引领新技术革命潮流的。后面跟着的德国、法国、以色列、意大利属于第二阵营。再往后,就是韩国、中国大概是能够跟上了。目前我国发展制造业强国的部署不会改变。

  新京报:当前我国制造业升级发展中面临什么样的瓶颈?

  贾康:制造业需要升级发展,要从“世界┊┋工厂”升级为“中国智造”、“中国创造”。也就是说,创新能力要跟上新的技术革命。

  我感觉目前制造业发展中特◣别突出的问题在于,创新型∣人才和成果是明显不足。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问题?人才和成果有内在联系,成果都是“人”创造出来的。这就涉及一个很深刻的问题,历史上总结的“李约瑟之谜”,目前仍然存在着的“钱学森之问”。

  虽然教育、科技等领域有大量投┛入,但目前真正的领军人才的培养,明显跟不上,这不是光靠增加投入就能解决的问题。

  在制度安排上,要深化改革,在教育、科技创新领※域里破除“官本位”、行政化等各种各样的约束。

  改革要真正打造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

  新京报:制造业中,目前国企和民企各自发展呈现出怎样的特点?

  贾康:在重型装备制造方面民营企业和国企确实还有一段距离,当然是国企原来有基础,更有优势,但是在现在有引领意义的◥、数字科技支撑的新制造业,民营企№业已经显示出它们特别的活力,但是像无人机、精密仪器等行业民企冲在前面了,也涌现出华为、科大讯飞等民营制造业的代表,我们能够看到华为这些企业在制度上显然有了一些创新。

  ❤☜新京报:中小企业,在制造业中如何与大企业形成产业集群?

  贾康:国际经验表明,种种包含成百成千甚至上万零件的产出品,一旦规模化批量生产,可以带动大批的中小企业各尽其能、共同发展。有高标准法治化的营商环境,在产业集群中间形成优势互补,在发展中间得到负面清单式“∝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的创业创新空间,让中小微♥企业在其中发挥自己的潜力和相对优势来为社会化大▣▤▥生产配套。从这一视角展开,应更多地强调把从上海自贸区开始的“负面清单管理”原则进▬行复制和推广,加上必要的适度扩张政策,以及PPP这样的机制创新,辅之以对中小微企业更活跃地置身于优胜劣汰的引导与激励,中国制造业的局面会焕然一Ⅴ新●。

  新京报:制▨造业发展当中民企需要什么样的政策?

  贾康:主线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这不是个空话。τ总体来说,首先解决制度供给的问题,就是改革要攻坚克难,真正打造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。以这种让企业充分发挥权力和活力的г有效制度供给,带给整个供给体系质量效率的提高,这是个基本逻辑。

  那么人才的培养,创新成果的涌现,都在这条主线上提纲Ⅹ挈领,纲举目张的通过制度创新,打开技术创新、管理创新的潜力空间。掌握的好,这就是机遇,处理不好,就会觉得困难重重。

  从原则上来讲,民企╬应该贯彻负面清单,政府在法治化的环境里说清楚,企业什么事不能做|,除此以外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企业想做什么做什么,想怎么培养人才就怎么培养人才,华为不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吗?

  反过来政府这边应该贯彻正Θ面清单,法无授权不可为。政府不得到授权的事情,不能做。而且有权必有责,要问责机制,要绩效考评来约束官员行为,把这套原则跟法治化营商环境打造好了,那么中国潜力活力的释放就顺理成章,我国制造业的升级发展就有希望了。

  其实民营企业角度来讲,并不要求政府给予过多的优惠政策,只要求市场环境是Ψ竞争中性、所有制中性。

  目前产业政策比较支持的绿色、低碳的所谓战略新兴产业,有七八个具体的领域,里面很多的主体都是民营企业。

 № 新京报:如何解决目前民企融资难?

  贾康:Π接着来看,民企投融资碰到的问题是什么?一个是过去的传统观念,给国有企业提供贷款和支持是保险的,但是给民营企业提供贷款,有可能会引出是不是跟老板有勾结的问题。二是从技术上来讲,民企很多是中小微企业,金∈融机构提供贷款支持,Д风险度高,安全度低,技术上怎么解决?

  这就要提供守正出奇的政策性融资机制。让大量中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的融资由原来的困难变成不困难。就我观察,这一段时间一些民营企业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支持,头部的、业绩比较好的民营企业得到融资比过去容易了,因为政策有倾斜。

  企业要去“官本位”思想 适应国际竞争

  新京报:如何看待最近大家非常关注的美国工厂纪录片,包括曹德旺在采访中提到的美国工会适合制造业的言论?

  贾康:两边的磨合是肯定需要的。但据⿷我了解,纪录片大的趋势还是肯定中美之●间的互动,认为两者的合作是互利的,这个应该也是走出去当中需要磨合好的事情。曹德旺所做的汽车玻璃是制造业里一个具体门类,а他经过几十年来积累的丰富经验,以及培养出的可用人才适应了美国汽车业,成了很重要的有市场潜力和影响的经济体。

  新京报:制造业走出去面临什么ζ样的挑战?

  贾康:目前我国制造业企业走出去是具备条件的,很多涉及的投资所对应的╥实物的产能,我国本土上都有。

  一带一路涉及的业务♀比如修路۩等,我们的企业已经在本土上积累了很多的经验,相关的适用技术也很成熟。跟一带一路上其他国家的对接是有条件的,但是企业走出去的过≈程中也会面临很多很具体的问题,要注意到的是我国一些企业“官本位”、行政※化的东西到了国¤外完全失灵了,越少带有这些特点的企业越有可能打开新局面。总体来讲,既有挑战也有机遇,我国企业得适应国际上的竞争。

  【声音】

  我国的制造业已经有了“世界工厂”名号,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结果。但同时,我国的制造业还处于微笑曲线的中间一段,整个制造业水平来说是大而不强。

  企业走出去要去除“官本位”,适应国际上的竞争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姝欣